跳到主要内容
返回
選擇你的身份:
  • 個人投資者
  • 中介
  • 機構投資者

積極作好退休準備

迎接不明朗時期

17/3/2021

前言:迎接動盪時期

提供可靠投資回報的年代似乎已經告終,至少在可見將來不會重臨,這對亞洲退休人士構成重大挑戰。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更令情況雪上加霜,加上低息環境(部份國家更實行負利率政策)和債券孳息低企,我們幾乎可以肯定,種種因素將使未來股市的走勢充滿變數。 

不少國家持續推行寬鬆的貨幣政策,意味利率很可能會於未來數年維持低水平。與此同時,上述經濟環境促使許多公司減少或暫停派息,而股息正是多年來退休人士的一個重要和可靠收益來源。

這些因素加深了人們現時對退休儲蓄缺口的憂慮,而各國政府為應對疫情的經濟影響而採取多項行動,亦加深了投資者面對的長期挑戰。一些國家容許民眾減少退休供款,例如馬來西亞政府便表示僱員可減少強制性供款。1其他措施包括延遲原定調高公積金供款比率的計劃(新加坡),以及讓民眾從個人退休金計劃中提取資金(南韓)。2

短期而言,延遲原定增加供款計劃和容許民眾提取退休金存款是合乎情理的做法,有助他們償還按揭和解決燃眉之急。不過,這亦意味儲蓄人士提前動用儲備,令他們的退休資金減少,並會錯失複合效應,導致退休收入顯著下降。 

本報告探討一些我們認為在未來數十年內,將會影響退休投資的長期宏觀經濟因素。特別是,我們會分析這些因素如何影響基本退休投資組合內各種資產類別的投資回報。 

我們從上述的分析中展示投資者可能受到的影響,並透過假設模型來計算香港和新加坡夫婦為準備退休生活所需的投資和收入,以及提供建議行動。

下載全份文件

第一部份:退休缺口及其重要性

早於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衝擊環球資產市場,並令投資不明朗因素增加前,多個亞洲市場的退休人士已面對令退休缺口擴大的重大退休挑戰。上述挑戰分為三大類別:人口結構和儲蓄不足;通脹和退休金資產配置;以及有關經濟和經濟復甦的議題。  

甲. 人口結構和儲蓄

亞洲整個地區的人口結構變化速度之快前所未見,令區內退休金制度備受壓力。在2015年至2050年期間,估計亞洲整體人口將增長19%,而區內60歲以上人口將增加近150%。3中國和印度的老齡人口更可能增加一倍。

人類壽命延長是導致老齡人口增長的原因之一。醫學進步、更健康的生活方式,以及傳染性和非傳染性疾病減少,提高了整個地區的人口預期壽命。在1975年至1980年期間,60歲人士的平均預期壽命為16年。今天,預期到了2050年至2055年,60歲人士的平均預期壽命將達到23年,意味亞洲人的平均壽命將為80歲以上。預計在日本、香港、新加坡和南韓等市場,將有一半人口的壽命超過90歲,因此他們的退休生活將長達數十年。4

老齡人口增長的另一個原因是出生率低企。綜觀亞洲主要市場,只有印度的出生率高於2.1的門檻,而這個門檻是維持人口穩定所需的比率。5日本(1.33)、新加坡(1.26)及南韓(1.24)是區內數個出生率最低的國家。6中國在2019年的出生率為1.53,是數十年來的最低水平。7

 


因此,適齡工作人口對比退休人口的比例正在下降,為區內退休金制度帶來龐大資金壓力。然而,亞洲面臨一個獨特挑戰,就是邁向老齡社會的速度較大部份已發展國家快三至四倍。這意味其他國家一般需要一個世紀才會出現的情況,亞洲卻只需要一個世代(見圖1)。工作人口持續增長帶來的利好經濟動力已到達一個轉捩點,並逐步成為阻力。 

展望未來,支持老齡人口的工作人口將會大大減少。在目前情況下,大部份市場的退休金制度將無法為退休人士提供足夠的入息替代(income replacement)保障,對這些制度確保提供長期可持續性入息構成壓力。 

與此同時,在這些人口急速老化的國家,不少人擔心缺乏充足的退休儲蓄。雖然亞洲大部份成年人已就退休規劃採取行動,但他們對個人儲蓄的信心不足:只有少於一半的人士認為個人儲蓄足以應付整個退休生活所需。8香港、南韓和日本的成年人對個人儲蓄的信心尤其偏低,分別只有37%、33%和20%的人士認為其儲蓄可應付退休生活所需。

目前的問題之一是大約有五分之一的員工未有獲僱主提供退休計劃。9鑑於亞洲大部份人並無聘用理財顧問,亦無就退休收入、資產和開支的管理制定正式書面計劃,因此僱主營辦的界定供款計劃相當重要,可與國家營辦的退休金制度相輔相成,並可作為一個媒介,為民眾提供迫切需要的理財教育。10雖然新加坡有高達50%的工作人口未能參與僱主營辦的退休計劃,但從下文可見,當地的國家營辦的退休計劃其實是亞洲區的典範。即使目前已有僱主營辦的退休計劃,但有很大比例的人士並無善用這些計劃:在亞洲,大約有五分之二的員工並無向其受僱公司的退休計劃作出供款。11

另一項考慮因素是零工經濟(gig economy)的興起,而亞洲在這方面的發展遙遙領先。工作環境出現上述顯著變化,令人們需要作出更多理財準備。

乙. 雙重打擊:通脹和資產配置側重現金

通脹是另一項挑戰,它會蠶蝕退休人士的退休儲蓄或財富,令退休儲備減少。對退休人士來說,通脹的影響更為重大,因為他們普遍購買的貨品及服務(如醫療、房屋和食品)的通脹率一般較高。 

以醫療為例,就大部份旨在了解亞太地區僱主營辦醫療計劃12費用的調查顯示,除了整體通脹的3%至4%外,年度淨醫療趨勢費率(net medical trend rates)通常超過5%。上述數字有助我們了解,並無參與僱主營辦/補貼醫療計劃的人士在購買醫療產品和其他療程時可能面對的通脹影響。 

此外,部份人士可能並不知道其醫療保險的保費會隨著其年齡增長而上升。舉例說,參考香港和新加坡的保險產品,50多歲的人士面對的保費升幅一般高於年青人士。在新加坡,當地人士的年齡每增長十年,保費一般會上升50%至70%。13因此,若人們的投資或儲蓄計劃不夠周全,便會耗用較多退休儲備,並可能影響其退休預算規劃。 

區內一般投資者的資產配置側重現金,令問題變得更複雜。最新宏利投資者意向指數顯示,受訪的亞洲富裕家庭14把家庭資產(不包括主要居所的價值)的37%持作現金,另外23%為股票、互惠基金和交易所買賣基金(ETF)(見圖215),另有19%為保險產品,以及有5%為固定收益投資和5%為房地產投資。儘管不同市場的數字有所差異,但就每個受訪個案而言,現金都是最普遍的資產選擇。在通脹和接近零息的環境下,現金的實際價值每年都會下跌。



我們不難看到,亞洲各國的退休人士正面對一場完美風暴。對於那些已經退休,或尚有五至十年便開始領取退休金的人士,問題更為迫切。畢竟,越接近退休年齡的人士,便越需要現金流。他們不能像較年輕的投資者般專注買入股票後長期持有,讓股票在數十年間資本增值。隨著傳統家庭養老的情況減少,上述挑戰將會加劇。

丙. 經濟前景和復甦動力

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經合組織)認為,亞洲面對的主要退休金制度挑戰是「人口急速老化和退休保障涵蓋水平偏低,包括正在領取退休金及仍在為退休金供款的人士」。16此外,經合組織指出推行改革將面對政治阻力:「因為改革通常涉及不受歡迎的措施,例如提高退休年齡、減少退休福利或上調供款率」。17

經合組織遠早於2019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前已得出以上結論。目前的經濟環境反映政府將更難以推行所需改革,而且仍未清楚未來數年的情況會否大幅改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2020年底作出的結論認為,新興和發展中亞洲市場在2020年的經濟增長收縮1.7%(但中國仍錄得1.9%的經濟增長)。18展望未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期新興和發展中亞洲市場在2021年的經濟增長將為8%,並預計中國的經濟增長達到8.2%-但該組織警告,從全球角度來看,「經濟前景仍存在重大不明朗因素,當中包括下行和上行風險」。19

有關風險十分重要,正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年內較早時指出,亞洲的經濟增長與全球供應鏈有直接聯繫,若其他地區的需求疲軟,亞洲的經濟體亦會受到影響。20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表示,無論如何,亞洲在2022年的經濟產量將顯著低於原本應有的水平,「若剔除中國(當地經濟活動已開始回升),這個差距將會更大」(圖3)。21

 


上述所有因素將令收窄退休缺口的難度增加,而亞太區多個經濟體的退休缺口早已寬闊,並勢將進一步擴大。而且,目前的挑戰不止於此。鑑於疫情在全球大流行,導致多國經濟停擺,展望未來,那些過去被視為較安全的資產,或只能為保守投資者提供較低的回報,這是另一項挑戰。

我們認為,這種情況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尤其是因為區內各地央行在2020年調低政策利率來為經濟提供緩衝,抵禦環球貿易減少、旅遊業停頓和其他疫情相關打擊的影響。 

這些措施對銀行存款利率產生直接影響,而正如我們所見,存款是整個亞洲地區的重要資產組成部份。中國、香港、日本和越南的實質存款利率(扣除通脹率後的利率)均低於0%(見圖422),令存款無法提供入息替代保障。 

 


展望未來,將有數項因素導致通縮環境出現,包括人口老化、債務上升和持續數碼化。我們已將上述各方面納入預測當中,但我們亦意識到各國政府推行大規模貨幣和財政寬鬆措施所產生的綜合影響(還未說對環球供應帶來的衝擊),這些措施很可能在未來十年產生通脹效應。

各地央行持續推行量化寬鬆(量寬)措施,透過購買政府債券向經濟體系注入資金,會推高長債價格,並推低孳息率。根據國際金融協會的數據顯示,亞洲有六家央行在2020年宣布推出性質類似量寬的政府債券購買計劃,導致所有年期債券的孳息率下跌。23事實上,孳息率低於過去十年的平均孳息率(見圖5),意味投資者持有主權債券作為退休儲蓄內的固定收益投資,所得的收益正逐步減少。換言之,投資者將需要習慣一個新環境:在可見將來,利率可能維持在0%或以下水平。 

 


總括而言,踏入2021年,亞洲的退休儲蓄人士面對多項挑戰,包括人口結構變化(為退休金制度帶來壓力)、預計存在的儲蓄缺口,以及投資者偏好保守的固定收益工具和現金。現時,各地央行為應對疫情而推行措施,對上述收益來源構成壓力。 

在以下兩個章節中,我們深入探討香港和新加坡市場,透過分析歷史數據,更詳細地檢視上述挑戰,以了解兩地退休人士面對退休缺口的機會率。 

 

1 2021年預算建議摘要(Highlights of Budget 2021 proposals),星報(The Star) (2020年11月6日)。請參閱:https://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20/11/06/highlights-of-budget-2021-proposals. 2 亞洲退休金面對提早提款壓力(Asia pensions under pressure on early withdrawals),《亞洲投資者》雜誌(Asian Investor)(2020年4月24日)。請參閱:https://www.asianinvestor.net/article/asian-pensions-under-pressure-on-early-withdrawals/459593. 3 聚焦退休養老:亞洲(Spotlight on retirement, Asia),壽險營銷與市場研究協會(LIMRA)和 北美精算師協會(Society of Actuaries)(2018年)。請參閱:https://www.soa.org/resources/research-reports/2018/spotlight-on-retirement. 4 同上。5 出生更替率是指婦女生育嬰兒的數目足以維持人口水平的總生育率。根據聯合國人口司,每名婦女生育約2.1名嬰兒的總生育率被稱為更替水平生育率。總生育率數據截至2017年。資料由《The Lancet》提供(2020年7月14日)。請參閱: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0677-2/fulltext. 6 同上。 7 中國國家統計局, 2020年。 8 聚焦退休養老:亞洲(Spotlight on retirement, Asia),壽險營銷與市場研究協會(LIMRA)和 北美精算師協會(Society of Actuaries)(2018年),同上註。 9 同上。 10 同上。 11 同上。 12 由僱主選擇和購買,並提供予合資格僱員及其家屬的醫療保單。僱主通常會為僱員分擔保費。 13 2020年醫療保險的平均費用和保障(Average Cost and Benefits of Health Insurance 2020),Value Champion(2019年12月4日) 。請參閱:https://www.valuechampion.sg/average-cost-and-benefits-health-insurance. 14 八個市場包括香港、新加坡、台灣、中國、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和印尼。首四個市場的平均可投資資產介乎140,000美元至380,000美元;後四個市場的平均可投資資產則介乎9,000美元至36,000美元。可投資資產並不包括房屋價值、其他財產、業務,以及目前不可提取資金的退休計劃。 15 宏利投資者意向調查,截至2018年12月。 16 2018年亞洲/太平洋地區退休金概覽(Pensions at a Glance Asia/Pacific 2018),經合組織(2018年)。請參閱:https://www.oecd-ilibrary.org/finance-and-investment/pensions-at-a-glance-asia-pacific-2018_pension_asia-2018-en. 17 同上。 18 經濟復甦之路漫長、崎嶇不平及不明朗(A Long, Uneven and Uncertain Ascent),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20年10月13日)。請參閱:https://blogs.imf.org/2020/10/13/a-long-uneven-and-uncertain-ascent. 19 同上。 20 重啟亞洲:合適的政策如何推動經濟復甦(Reopening Asia: How the Right Policies Can Help Economic Recovery),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20年6月30日)。請參閱:https://blogs.imf.org/2020/06/30/reopening-asia-how-the-right-policies-can-help-economic-recovery. 21 同上。 22 亞洲的實質利率(存款)是以每年為基礎,把平均三個月定期存款利率減去平均整體消費物價指數通脹(2019年10月至2020年9月)計算。彭博資訊、亞洲各地央行和主要銀行網站;數據截至2020年9月。以一年期計,以下市場錄得通縮:馬來西亞(-0.508%)、台灣(-0.053%)和泰國(-0.645%)。 23 宏觀評論:亞洲新興市場的量寬力度遠低於預期(Macro Notes: EM Asia—Much Less QE Than Expected),國際金融協會(2020年9月23日)。

第二部份:雙城故事

香港和新加坡有許多相同之處,兩地均憑藉港口帶動經濟冒起,並利用本身的貿易優勢發展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並根據若干領域而言,為居民提供全球最佳的生活質素。 

較少為人所知是兩地均設立了成功的退休基金:強制性公積金和中央公積金。兩者均以界定供款的方式運作,對大部份僱員來說屬強制性質,而且是全球規模數一數二的公共退休金計劃。

至於退休金的受益人(即兩地居民),他們都面對共同挑戰,包括租金收益率下跌(因為物業價格上升)和醫療及房屋等範疇的通脹上升。這些挑戰不禁令人產生疑問:退休後如何才能持續地獲得資金,以維持最基本或充裕的生活? 

在下文,我們會講述兩地在公營和私營退休安排上的重大差別,這些安排為鄰近地區提供有用的參考。

甲. 個案研究1:香港

香港的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於20年前成立,規定僱主和僱員分別作出5%的強制性供款,而這些供款交由資產管理公司管理。強積金計劃涵蓋接近300萬香港人,佔絕大多數處於工作年齡的本地人口。最近,強積金的資產規模超越1萬億港元。繼疫情爆發引致跌市後,股市已強勢回升,帶動強積金帳戶結餘的表現。目前強積金是亞洲第八大的退休基金,並有望躋身全球20大。24

此外,作為一個相對較新的計劃,強積金結合不少國際退休基金管理和管治的最佳實務措施。從多項指標來看,強積金在區內和全球都是成功典範。儘管如此,香港人運用強積金和其他退休計劃以收窄退休儲蓄的缺口時仍面臨挑戰。

儲蓄年間的資產配置

強積金成員的投資選擇多達數百項,讓他們在管理財政未來方面擁有高度靈活性和控制權。成員必須了解哪些投資最符合其年齡和財務狀況所需。若投資者在接近退休年齡時,作出風險過高的投資,一旦開始提取退休款項,便可能無法追回虧損;若投資過於保守,則可能無法締造足夠的退休收入,在百物騰貴的香港應付生活所需。 

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積金局)在2017年推出預設投資類別,目的是透過分散投資於股票和固定收益資產,以平衡上述風險。這個類別的投資會隨時間而自動轉趨保守。雖然只有15%的強積金帳戶投資於這些預設投資策略,但它們的吸引力正逐步擴大。25

目前,股票佔整體強積金帳戶的最大比重。事實上,接近三分之二的帳戶資產是透過純股票基金或側重股票的混合資產基金投資於股票。26在不同年齡組別的投資者帳戶中,上述股票基金和混合資產基金的投資比例相當穩定,而純股票基金的投資比例僅在接近退休年齡前數年才會下降。 

此外,強積金成員普遍投資於本地資產:投資於本地基金的比重佔總資產的62%,其次是北美基金,比重佔17%。27

雖然在過去十年,強積金的年率化回報僅為3.8%,28 但視乎基金持倉和持有年期,不同成員的回報可能有重大差別。積金局強調把強積金視為長線投資非常重要。許多投資者陷入一種情緒化的投資模式,在市況波動導致基金價值下跌後轉出基金,並只在價值回升後才買回基金。29

退休金的再投資比率

強積金計劃成員有一個重要行為傾向,就是絕大部份年屆65歲退休年齡時會一筆過提取退休金,比例高達約98%,僅有2%的成員選擇分期領取退休金。30前者存在兩種風險:首先,儲蓄人士可能會輕率和倉促地動用這筆畢生積蓄,因而令賺取退休收入的投資選擇減少。其次,更有可能的是他們在提取退休金階段把所得款項再投資於收益較低的資產。

退休人士把退休金再投資於物業便是一例。在香港,物業一直是備受追捧的資產類別,這種有形資產具資本增值潛力,而且可提供抗通脹的收入來源。然而,隨著物業價格飆升,租金收益率(計及持有成本)在近年逐步下跌(見圖6)31。綜觀各類面積的物業,十年期平均每年租金收益率僅為2.9%,比十年期年率化通脹率的3.02%略低。31

 


現金是香港退休人士的另一個熱門選擇,但過去十年,存款利率平均只有0.02%,完全無法對抗退休成本的升幅。最近亞洲各地央行紛紛調低政策利率,以應對疫情引致的經濟放緩,這只會令存款帳戶收益率更有可能在未來一段長時間維持於接近零水平。

其他熱門的退休投資工具

出租物業和銀行存款是其中兩個退休投資選擇。另一個選擇是購買可締造退休收入的金融產品。事實上,投資者較偏好那些能提供終生收入保證的產品,32年金便是其中一種:33香港按揭證券有限公司於2018年中推出香港年金計劃,以迎合擁有充裕現金的長者的投資需求。男性於65歲投保,每100,000港元的保費預料可取得約580港元每月固定年金;女性65歲投保則會因預期壽命較長,每100,000港元保費可取得約530港元的每月固定年金。翌年,數家保險公司在香港推出「可扣稅」的合資格延期年金保單(QDAP),其主要賣點是產品的可扣稅元素。到了2020年,市場湧現更多退休投資選擇,例如可讓強積金成員在退休後繼續投資的收益型產品,它們提供可提取的福利,以及抗通脹的定期收入來源。

退休成本上升

當然,抗通脹對退休投資十分重要。但正如我們所見,香港投資者透過不同投資選擇賺取每年3%的收入亦非容易,而退休開支的升幅很可能不止3%。以截至2019年的十年為例,期內平均通脹率為3.02%34,因此從表面上看,3%的回報率似乎能抵禦通脹。然而,這個整體數據未能反映食品、房屋和醫療費用等類別的較高通脹率,這些類別佔退休人士預算的重大部份。事實上,房屋和醫療費用的年率化增長率分別為6.83%和8.1%。35在以下的研究個案中,我們可見香港退休人士面對的退休挑戰與新加坡退休人士相似。

乙. 個案研究2:新加坡

新加坡的退休金制度是全亞洲歷史最悠久、發展最成熟的全國性退休金制度之一。中央公積金(Central Provident Fund,CPF)於1955年成立,其原意是為協助當地居民置業而設的儲蓄計劃,當中只預留小部份作退休之用。然而,隨著當地居民的收入提升,政府在1990年代中期開始改變有關制度。鑑於不少居民已擁有自住房屋,中央公積金的重點轉為提高退休儲蓄。政府對置業而提取的金額施加限制,並調高中央公積金的存款利率。 

中央公積金的僱主和僱員供款比率偏高,僱員供款佔其工資的17%,僱主供款則佔20%,但在僱員年滿55歲後,供款比率便會調低,並設有一系列公積金帳戶和選擇。此外,中央公積金以集中管理方式運作:把退休金儲蓄交託政府,並結合國家基金的資金,透過投資全球資產締造回報。 

回報率吸引且獲保證

在香港,幾乎所有強積金成員均選擇在退休時一筆過提取退休金,但新加坡的情況卻不同,有42%的當地居民在年滿55歲(提取退休金的最低法定年齡)後仍繼續投資於中央公積金。36

令成員維持投資的原因之一,是中央公積金能提供相對較高的存款保證回報率。在預設情況下,政府承諾為中央公積金普通帳戶(CPF Ordinary Account)(為房屋、保險、投資及教育而設)提供2.5%存款利率,以及為中央公積金專門帳戶(CPF Special Account)(就晚年生活及投資退休相關產品而設)提供4%存款利率。當成員年滿55歲,普通帳戶和專門帳戶便會自動合併成為退休帳戶,合併後的帳戶享有4%保證回報率。中央公積金成員由55歲起,便可就其合併後帳戶結餘的首30,000新加坡元額外賺取1%利息。   

事實上,只有13%的活躍中央公積金成員選擇在保證儲蓄帳戶以外,透過中央公積金投資計劃(CPF’s Investment Scheme,CPFIS)進行投資。此舉可讓他們把中央公積金普通帳戶和專門帳戶的結餘投資於股票、債券和單位信託(互惠基金)等不同投資產品。這些投資選擇的回報各異:部份投資的回報率,高於中央公積金計劃的保證存款利率;其他則遜於保證存款利率。整體而言,上述各種計劃內的投資選擇所締造的回報,並未足以令新加坡居民放棄保證回報帳戶。

中央公積金的款項屬誰人擁有?

香港強積金由個別人士的退休金帳戶組成,而中央公積金則是集體社會儲蓄組合。因此,新加坡經常面對「中央公積金的款項屬誰人擁有?」的問題,香港則較少出現有關問題。當中央公積金成員年滿55歲,他們的中央公積金存款便會被轉移至退休帳戶(Retirement Account),最高至181,000新加坡元,稱為全額退休金(Full Retirement Sum)。成員在兩種情況下可選擇提取其普通帳戶和專門帳戶內的餘下現金結餘:1) 已預留全數現金作全額退休金,或2) 持有房地產和現金(90,500新加坡元現金作基本退休金,即Basic Retirement Sum)。當成員年滿55歲時,預留退休金(全額或基本)可讓他們於65歲至90歲期間,透過投資於中央公積金終身入息計劃(CPF Life,一項在2009年推出的強制性延期年金計劃),每月定期獲取收入 (1390至1490新加坡元、或750至810新加坡元,參中央公積金終身入息計劃的標準劃,計算截至2020年)。不過,新加坡居民不能隨意大量動用其在中央公積金帳戶內的退休儲蓄:部份人士批評政府「扣押」他們的儲蓄,並希望政府把儲蓄「歸還」,令他們可視乎需要動用有關資金。

退休人士的投資選擇回報未如理想

隨著新加坡人的壽命延長,當地居民必須就如何管理儲蓄制訂計劃,以應付可能長達數十年的退休生活。根據宏利最新調查顯示,除中央公積金外,儲蓄和投資回報是當地居民的其他重要退休收入來源(見圖737)。然而,這些回報並非總及得上中央公積金。

 


以投資於收租物業為例,新加坡的物業價值在過去十年上升,令租金收益率下跌,情況與香港相同。於2019年,位於當地中央核心區(Central Core region)面積75平方米的公寓租金收益率僅為3.28%。 銀行帳戶利率是另一個例子:根據彭博資訊的資料,銀行存款利率在多年來維持低企,截至2019年止十年期間的平均存款利率為0.13%。

與此同時,新加坡居民亦面對與香港居民類似的情況:儘管十年平均整體通脹率相對溫和,只有1.56%,但部份生活成本的上升速度遠較整體通脹率快。至於物業租金和價格:兩者的升幅均較整體通脹率快,在過去十年分別每年上升1.75%和2.78%。39

不過,退休人士的最大憂慮是醫療費用。AON發表的2020年報告顯示,鑑於醫療產品成本上升、老齡人口增長,以及人們的壓力和其他問題增加,促使醫療費用以每年10%的速度上升。40

這與健康預期壽命(HALE)直接相關,健康預期壽命是指考慮到死亡率和殘疾風險後,某特定年齡人士在完全健康狀態下的預期生存年數。趨勢反映新加坡居民在健康欠佳的狀況下存活的年數增加:2019年的預期壽命為83.9年,但健康預期壽命則為73.9年。換言之,健康狀況欠佳導致當地居民減少十年健康生活(於2015年,有關數據為八年)。41隨著人口老齡化,在設有保證回報率的中央公積金和目前的投資選擇以外,新加坡退休人士可能需要物色其他投資工具。

兩個不同城市但面對類似挑戰

簡而言之,雖然香港和新加坡均設有令人欣羨的健全退休金制度,但強積金和中央公積金計劃的成員仍然缺乏抵禦長壽風險、以及退休相關通脹風險的保障。這對退休人士意味著甚麼?在下一節,我們將進行模擬分析,以評估這兩個高收入金融中心的居民有多大機會面臨退休儲蓄短缺的問題。

下載全份報告並瀏覽其他內容,包括「了解個人現金流需要」、「全方位退休方案」及「附錄」。

 

24 積金局主席表示,受惠於投資市場上升,香港強積金的資產規模首次突破1萬億港元(相當於1,290億美元),南華早報(2020年9月6日)。請參閱:https://www.scmp.com/business/banking-finance/article/3100430/hong-kongs-mpf-hits-hk1-trillion-us129-billion-mark-first. 25 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統計摘要,積金局,2020年6月6日。26 強積金制度2019年投資表現,積金局,2020年。 27 同上。 28 2009年至2019年的年率化回報,以港元計。 29 同上。 30 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統計摘要,積金局,2020年6月6日。 31 香港差餉物業估價署,截至2019年。全球房地產指南(Global Property Guide),2020年,十年期平均租金收益率,40至69.9平方米,2009年至 2019年。https://www.imf.org/external/datamapper/PCPIPCH@WEO/OEMDC/ADVEC/WEOWORLD. 32 聚焦退休養老:亞洲(Spotlight on Retirement Asia),2018年。 33 就即期年金而言,年金領取人只要一筆過支付保費,便可開始獲得年金收入。就延期年金而言,年金領取人須作出供款並累積資本,以為未來退休生活建立收入來源。在積累期,保險公司會把資本進行投資,並在一定年期後或於年金領取人到達指定退休年齡時開始支付年金。 34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截至2019年:https://www.imf.org/external/datamapper/PCPIPCH@WEO/OEMDC/ADVEC/WEOWORLD. 35 差餉物業估價署;全球醫療趨勢率(Global Medical Trend Rates),Aon Hewitt。 36 年滿55歲的中央公積金成員如何處理從有關帳戶中提取的款項?(What do CPF members do with the cash withdrawals from their CPF after age 55?)CPF Trends,2018年8月。 37 宏利的「三個世代調查」(3-Generation survey),2018年。 38 您不會為賺取租金收益而持有新加坡公寓!(You wouldn't own a Singapore condominium for rental yields!)全球房地產指南(Global Property Guide),2019年6月15日。 39 新加坡建屋發展局組屋轉售價格指數(HBD resale price index)、新加坡房地產聯合交易網房地產指數(SRX Property Index)。 40 2020年全球醫療趨勢率(2020 Global Medical Trend Rates),AON,2020年。 41 全球健康指標(Global Health Metrics):204個國家和地區按年齡和性別計的全球生育率、死亡率、健康預期壽命和人口估計,1950年至2019年:2019年全球疾病負擔研究的綜合人口結構分析。

  • 日本的企業管治正在改善

    近年日本出現顯見的企業醜聞,似乎代表該國的企業管治水平正下滑。然而,現實卻是另一回事。

    閱讀更多
  • 內房債務危機對大灣區的投資啓示

    我們探討內房債務危機對投資者的啟示,並評估在大灣區內的不一樣投資機遇。

    閱讀更多
  • 亞太區(日本除外)股票: 走勢分歧下的策略機遇

    雖然各個地區料將繼續表現分歧,但我們認為,亞洲股票的廣泛投資領域為主動型經理提供吸引機遇,可在區內進行分散投資,並發掘估值合理的公司。

    閱讀更多
查看全部
  • 日本的企業管治正在改善

    近年日本出現顯見的企業醜聞,似乎代表該國的企業管治水平正下滑。然而,現實卻是另一回事。

    閱讀更多
  • 內房債務危機對大灣區的投資啓示

    我們探討內房債務危機對投資者的啟示,並評估在大灣區內的不一樣投資機遇。

    閱讀更多
  • 亞太區(日本除外)股票: 走勢分歧下的策略機遇

    雖然各個地區料將繼續表現分歧,但我們認為,亞洲股票的廣泛投資領域為主動型經理提供吸引機遇,可在區內進行分散投資,並發掘估值合理的公司。

    閱讀更多
查看全部

我們重視您對網站的意見。只需一分鐘回答幾條簡單問題可助我們為您提供更佳的使用經驗。提供意見 >>

查看更多

我們重視您對網站的意見。只需一分鐘回答幾條簡單問題可助我們為您提供更佳的使用經驗。提供意見 >>

查看更多
確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