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跳到通知内容
返回
選擇你的身份:
  • 個人投資者
  • 中介
  • 機構投資者

.

亞洲有何不一樣

 

鑑於已發展市場的社會保障、醫療系統和界定供款制度相對健全,我們往往會從該市場的角度探討退休保障。然而,目前亞洲市場的退休保障各異,加上人口結構不盡相同,區內政府致力為未來規劃推動政策創新,故對於退休市場的未來發展,亞洲非常值得(區內互相)借鏡。製作「不一樣的亞洲」系列的主要目標是,透過深入研究四個區內市場 — 香港、印尼、馬來西亞和台灣,闡述四地如何因地制宜,應對多項挑戰,並為當地人口提供嶄新機遇。此外,我們希望說明亞洲的多元性及人口結構差異,如何有機會成為其他地區觀摩學習的模範。

在本系列的首篇文章,宏利投資管理探討亞太區不同人口結構的退休準備情況,並審視香港、印尼、馬來西亞和台灣面對的問題和對策。是次更邀得香港大學秀圃老年研究中心聯手合作,為相關內容提供精闢觀點和協助進行研究工作1

 

以量化和質化的角度審視亞洲

我們希望梳理脈絡,深入剖析亞洲的退休準備情況,並以量化和質化的角度探究這項主題。

就本系列而言,基於香港、印尼、馬來西亞和台灣分別處於不同的人口結構階段,足以反映亞洲的多元性現況,因此我們的研究聚焦於這四個市場。四地涵蓋年輕(young population)、高齡化(ageing population)及高齡(aged population)的人口結構,當地政府和相關行業已開始推出各自的解決方案,以應對人口結構和醫療挑戰。 

建立新模型助應對多元人口結構挑戰 

鑑於亞洲各地的人口結構多元,涵蓋年輕、高齡化和高齡人口,我們的分析顯示,區內並無一套「放諸四海皆準」的退休方案供退休人士參考。我們分析人口老化、性別和家庭結構等社會經濟因素,這些因素都是退休討論的關鍵。適合香港人口結構的對策未必適用於馬來西亞。然而,多元化是一個優勢,在解決退休準備的問題上,區內各市場有許多值得互相借鏡的地方。

我們相信要滿足不同年齡組別的退休需要,最佳做法是提供各類觀點,啟發新思維,透過提高知識水平和數碼工具,幫助個人作出明智的決定,長遠帶來財富增值。我們製作本系列的動機,是希望鼓勵各界人士就上述議題進行更開放直接的討論,因為這些因素不容忽視。

宏利投資管理的業務遍及上述四個市場,憑藉此獨特的投資足跡,我們得以為不同人口提供服務,並有機會分享各地主題,向大眾展現亞洲的另一面,而這是只有在當地經營的公司才能做到。因此,我們欣然分享這次的.研究結果,闡述四地獨有的主題。我們相信所歸納的觀點亦可為亞洲其他地區帶來裨益。

亞洲能夠主導退休市場的時代

眾所周知,全球面對人口老化問題。出生率下降、家庭規模縮小、醫療成本上漲,以至傳統家庭結構零碎化,均反映人口結構出現轉變。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世衛)的資料,到2030年,全球每六個人之中,就有一個年滿60歲或以上。然而,數據背後顯示,不同地區的人口老化速度不盡相同,這種差異在亞洲最為明顯。亞洲開發銀行的數據顯示,到2030年,亞洲每四個人之中,就有一個為60歲以上;不過,老撾和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仍然是全球人口最年輕的國家,年滿65歲以上的人口分別僅佔5.5%和4.4%。這尤其突顯亞洲是一個差異極大的地區,各個市場處於不同經濟和人口結構發展的階段。

以香港為例:香港的人口屬於高齡結構,65歲以上的人口佔19.1%,50歲至64歲人口佔24.5%,整體人口年齡中位數達44.9歲,是亞洲第二高的地區。現時日本等市場屬於超高齡社會,65歲以上人口佔比達28.7%。另一邊廂,印尼的人口結構在比較下極為年輕,只有6.3%人口年滿65歲以上。然而,印尼有自身的人口結構挑戰,老年撫養比率(每一名65歲以上長者對比15至64歲人口的比率)顯著下降:印尼政府早於1970年代起便採取措施,控制人口過多的問題,因此預計老年撫養比率將由2000年的13.8跌至2050年的4.1。

簡而言之,誠如不少西方國家,亞洲普遍須應對雙重挑戰:越來越多長者退休,同時越來越少年輕人撫養長者。然而,即使環境充滿挑戰,但不同國家仍取得一定成果,值得我們關注。

這些發展成果有賴政府推出支持政策,以及人們願意自主管理退休計劃和考慮所有可行投資選項。退休保障方案視乎政府扶持的程度、退休金和退休為本投資的公開市場選項,以及家庭結構而定。鑑於亞洲退休金制度不像已發展市場般僵化,從人口老化的多元程度來看,亞洲區是適合發掘和試驗解決方案的沃土。此外,人口結構、經濟和社會環境差異顯著,為亞洲退休市場帶來多股動力。因此,亞洲退休市場仍然值得憧憬,前景也遠比歐美市場樂觀。

亞洲不同地區對人口老化的定義

為了審視亞洲人口結構挑戰的複雜之處,以及當地應對挑戰的對策,我們首先有必要了解不同地區如何界定人口老化。本文參照聯合國和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經合組織)的定義:

 

• 年輕 — 年滿65歲以上人口比例少於7%的地區

• 高齡化 — 年滿65歲以上人口比例介乎7%至少於14%的地區

• 高齡 — 年滿65歲以上人口比例介乎14%至20%的地區

• 超高齡 — 年滿65歲以上人口比例超過20%的地區

 

根據上述定義,符合年輕人口類別的亞洲國家屈指可數,包括印尼、菲律賓和柬埔寨;中國內地及馬來西亞則屬於人口高齡化類別;香港、南韓和台灣三地則屬於高齡社會。

Map of Asia populations
Map of Asia populations
亞洲人口結構概況 資料來源:《世界人口展望報告2022網上版》,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人口司,2022年。
亞洲人口結構概況 資料來源:《世界人口展望報告2022網上版》,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人口司,2022年。

為了審視亞洲人口結構挑戰的複雜之處,以及當地應對挑戰的對策,我們首先有必要了解不同地區如何界定人口老化。本文參照聯合國和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經合組織)的定義:

 

• 年輕 — 年滿65歲以上人口比例少於7%的地區

• 高齡化 — 年滿65歲以上人口比例介乎7%至13%的地區

• 高齡 — 年滿65歲以上人口比例介乎14%至20%的地區

• 超高齡 — 年滿65歲以上人口比例超過20%的地區

 

 

根據上述定義,符合年輕人口類別的亞洲國家屈指可數,包括印尼、菲律賓和柬埔寨;中國內地及馬來西亞則屬於人口高齡化類別;香港、南韓和台灣三地則屬於高齡社會。

Map of Asia populations
Map of Asia populations

為何年齡並非只是數字?

需要注意的是,除了以年齡作為判斷基礎,本文亦採用組合概念(全面歸納一系列人口結構統計數據)來界定某地是否屬於高齡社會。組合概念有助我們從多角度了解在特定人口結構之下,人口老化對社會和經濟發展的影響,從而總結出條理清晰的觀點。

以人口結構統計數據的組合概念衡量是否屬於高齡社會

亞洲國家年齡中位數
亞洲國家預期壽命
亞洲國家長者撫養比率

資料來源:《世界人口展望報告2022網上版》,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人口司,2022年。 預期壽命和老年撫養比率的數據來源:《世界人口展望報告2022網上版》,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人口司,2022年;香港和台灣以外地區的健康調整預期壽命數據來源:「健康預期壽命(HALE)數據(按國家劃分)」,世界衛生組織,2020年;香港健康預期壽命數據來源:「我們會否活得更長壽健康?(Are We Living Longer and Healthier?)」,《老化與健康期刊》,2020年;台灣的數據來源:「台灣1990年至2017年的死亡率、發病率及風險因素:2017年全球疾病負擔研究結果(Mortality, morbidity, and risk factors in Taiwan, 1990–2017: Findings from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7)」,《臺灣醫誌》,2021年。

 

 

此外,不少亞洲地區正加快由高齡化社會邁向高齡社會。根據亞洲健康與福祉倡議的數據,預期東亞和東南亞年滿65歲以上的長者將在2050年達到5.725億人,是目前的兩倍有多。我們認為,亞洲獨有的挑戰在於,由高齡化步入高齡社會的速度較其他地區快三至四倍。

此外,我們可透過計算由人口高齡化進入高齡社會所需的年數,估計亞洲各地未來人口老化的趨勢。從目前的資訊估算,亞洲將在不足20年內(2040年前)步入人口高齡,不足40年內踏入超高齡社會(2060年前)。

我們認為從人口老化的角度來看,世界人口結構是否可持續將取決於亞洲的人口結構是否可持續。到2050年,亞洲老年人口將佔全球老年人口63%(見下圖),而且將面對上文所述的獨有人口老化特徵(人口老化步伐不同、人口結構階段各異);因此,亞洲公營(政府)及私營(行業)市場都有必要制定自身的退休策略。換言之,亞洲並無標準模式可循,必須走自主發展之路。

2050年亞洲65歲或以上總人口

2050年亞洲65歲或以上總人口 資料來源:《世界人口展望報告2022網上版》,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人口司,2022年。

人口老化速度

亞洲國家人口老化速度 資料來源:《世界人口展望報告2022網上版》,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人口司,2022年。

數據突顯亞洲各地面對的人口結構挑戰之大,但區內仍不乏機遇和風險。關鍵的是政府並無靈丹妙藥。亞洲各地之間差異顯著,意味著政府必須以極具針對性的方法應對自身人口結構問題。儘管如此,對比西方國家,政治體制較不完善的亞洲地區或有更大空間進行革新,遺留成本(legacy costs)亦較低。亞洲地區也可借鑑區內的不同發展路向,我們將在下一節重點探討香港、台灣、馬來西亞和印尼四地政府和個人目前的對策。

體弱長者年齡組別死於疫情的數據(按地區) 資料來源:馬來西亞:馬來西亞衛生部;香港:衞生防護中心;台灣:國家衛生指揮中心;印尼:世界衛生組織。所有獲取的數據截至2022年8月15日。

2. 生育率問題

 

疫情有可能已對生育率造成破壞性影響。儘管長遠趨勢仍未明朗,但香港和台灣等高齡或高齡化社會本已面對失衡的人口年齡結構,生育率長期持續下降將加劇這情況。印尼方面,政府官員一直憂慮疫情會嚴重限制民眾取得避孕工具的途徑,繼而可能令懷孕率和出生率急升,但2021年的生育率仍然處於低位。

 

疫情爆發後出生率持續回落

亞洲國家出生率 香港:政府統計處「總和生育率」,香港特別行政區,2022年;台灣:戶政司,台灣,2022年;馬來西亞:統計局,馬來西亞,2022年,數據截至2020年;印尼:「生育率,總和(每名婦女的生育子女人數) — 印尼」,世界銀行公開數據,數據截至2020年。數據四捨五入至兩個小數位。

3. 退休準備減少和可能延長退休年齡 

疫情削弱人們的財政狀況,逼使他們動用長期儲蓄,可能因而蠶蝕退休收入。部份地區亦決定放寬退休金供款規定,或會令更多人延遲退休以重建退休儲蓄。 

 

以馬來西亞為例,當地政府在疫情期間深受壓力,因此降低僱員供款比例,並容許面對經濟困難的僱員從國家界定供款體系(即僱員公積金)提取款項。自「困境提款計劃」實施以來,逾730萬僱員公積金成員透過此措施申請提取超過1,010億馬幣退休儲蓄。 

 

馬來西亞財政部警告這類特別提款措施可帶來長期蠶蝕效果,表示公積金成員需額外工作四至六年才可補回退休儲蓄。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馬來西亞的退休年齡(55歲)較其他亞洲地區為早,因此該國持續面對退休金儲蓄缺口問題,問題在疫情爆發前已相當嚴重。

香港、台灣、馬來西亞和印尼的政府支援體系

隨著亞洲勞動人口減少並踏入退休之齡,政府的財政負擔日益沉重。多個地區正嘗試制定可行的政府資助支援或福利計劃,透過融合政府、市場和家庭在提供福利所擔當的角色,以及涵蓋社會退休金、康健護理(基層醫療/急症服務)和公共房屋等多個範疇的社會福利制度,從而局部減輕政府的負擔。

舉例而言,香港的社會福利制度屬於混合型,一方面,旨在協助有需要人士和家庭的福利服務以市場主導,另一方面,政府為多個福利和社會保障範疇提供大量資助。

資料來源:立法會,2018年;積金局,2022年。社會退休金、兒童及家庭支援數據編匯自ILOSTAT的社會保障數據(Statistics on social protection, https://ilo/org/topics/social-protection/),2022年;台灣以外地區的醫療數據編匯自全民醫療服務覆蓋指數(Universal Health Care Service Coverage Index),世界衛生組織,2022年;台灣醫療數據參照全民健康覆蓋:2020台灣國際護理研討會,台灣衛生福利部,2020年;香港房屋數據參照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香港政府統計處,2016年;台灣房屋數據參照著作《台灣公共房屋政策》(Public Housing Policy in Taiwan),張金鶚及袁淑湄,2013年、《公共房屋的未來:東西方的持續趨勢》(The Future of Public Housing: Ongoing Trends in the East and the West)第86頁;馬來西亞房屋數據參照2020年馬來西亞房屋及地方政府部數據;印尼房屋數據參照《印尼房屋政策改革路線圖》(Indonesia-A Roadmap for Housing Policy Reform),印尼國家發展規劃部,2015年,第116頁。

 

我們的分析顯示,香港及台灣政府在醫療、就業和房屋範疇擔當相對重要角色,中產人口相對較多(中產階級在此指兩地的中等收入組別,以相對方式制定門檻)。另一方面,印尼和馬來西亞政府所扮演的角色相對較弱。儘管如此,馬來西亞和印尼仍然非常依賴家庭及社會支持,以克服老年貧困的風險。就政府、行業和家庭所分擔的角色而言,或可以建議香港和台灣市場聚焦於微調現有的財富管理方式,而印尼和馬來西亞則應著重退休收入保障。  

提供退休金及退休規劃

社會能夠為其退休人口提供的資助固然有限。對個人來說,投資於退休金仍然是最有機會達至享受退休生活的最佳辦法。整體上,就勞動人口獲供款式退休金計劃保障的有效覆蓋率而言,亞太區(54.7%)依然顯著低於北美洲(95.0%)和歐洲(84.3%)。我們希望進一步指出亞洲的覆蓋情況存在差異,近期數據反映東南亞及太平洋(70.7%)的覆蓋率高於南亞(26.1%)。

獲供款式退休金計劃覆蓋的15歲以上勞動人口,按地區、分區和收入水平劃分(2020年或最新年份數據)(%)

獲供款式退休金計劃覆蓋的15歲以上勞動人口,按地區、分區和收入水平劃分 資料來源:數據編匯自國際勞工組織、全球社會保障數據庫(2022年)。以南部國家倡議、國際勞工組織、政府數據為基礎。綠色代表亞洲地區。

入息替代率是反映社會退休金制度相對健康狀況的重要指標,量度退休金支付與退休前相若收入水平的效率。根據經合組識,亞太區的退休金淨替代率(定義為計及個人收入稅項和所支付的社會保障供款後,個人所得淨退休金除以退休前淨收入)存在重大分歧,介乎泰國的39.3%和香港的41.4%,以至馬來西亞的85.5%和印度的99.3%,而經合組織成員的平均水平約為 63%。換言之,部份亞洲人的退休金仍不足以讓他們安享退休生活。

以上所有指標令我們相信,亞洲很多退休金制度不足以應付預期在未來20年出現的人口急劇老化。因此,亞洲各地政府需進行退休金政策改革,透過推出更多誘因,鼓勵人們強制及自願為退休累積更多儲蓄。金融機構可協助滿足退休入息產品日漸殷切的需求,為退休金儲蓄者帶來符合預期的回報。在個人層面,如果人們希望退休的生活水平與退休前分別不大,必須自行作好準備,同時考慮是否需要由家人持續提供支援。

印尼、馬來西亞、香港和台灣的新興機遇

總結

亞洲正面對明顯而嚴峻的人口結構挑戰。即使情況令人憂慮,而且疫情令問題更加嚴重,但一些正面發展值得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