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返回
選擇你的身份:
  • 個人投資者
  • 中介
  • 機構投資者

宏利投資管理:2022年新興市場將面對更具挑戰性的環璄,但機遇仍在

  • 部分新興亞洲股票和固定收益市場能夠更好地抵禦潛在的宏觀阻力
  • 東盟市場料受惠政府的有利政策,將帶領經濟增長
  • 隨著 ESG 投資的關注日益增加,亞洲可持續債券將經歷更好的一年

香港 - 踏入 2022 年,美國通脹升溫、美國加息預期、地緣政治緊張局勢、新冠病毒個案飆升及變種病毒出現等眾多已知的未知因素,將持續主導市場。一連串的宏觀阻力反映市場在 2022 年上半年仍面對不少挑戰:雖然物價壓力看來或許有所緩和,但今年首數個月的通脹可能仍處於令人不安的偏高水平。儘管如此,2022 年下半年的經濟前景顯得較佳,因為預期補充庫存和供應鏈中斷得以改善,更能推動可持續性的復甦,有別於 2021 年積壓需求刺激經濟反彈的情況。

經濟增長前景改善和通脹放緩,有望帶領環球市場回到溫和而又適中的經濟環境(Goldilocks),應會更為利好市場回報及普遍具備風險特性的資產。

宏利投資管理亞洲區宏觀策略主管 Sue Trinh 表示:「若通脹和經濟增長壓力有所緩和,我們預期環球央行的政策立場將轉趨溫和,因而有望創造利好條件,延長經濟增長的周期。雖然我們預計 2022 年上半年的通脹將處於令人不安的偏高水平,但這可能是源於全球供應問題,而利率政策並不能緩解全球供應的影響。隨着聯儲局開展縮減資產購買的計劃,美元和美國利率可能出現波動,或會令全球流動資金受壓,這是影響亞洲經濟增長的關鍵因素。」

「我們認為亞洲新興市場的股票和固定收益將獲寬鬆貨幣政策立場的支持,相信能較 2013 年更有效地抵禦聯儲局縮減量寬的風險。這些資產主要受惠於對外收支狀況改善、對外來資金的依賴減少,以及發展定位較以往平衡。雖然通脹壓力料將進一步加劇,但龐大的產出缺口將有助控制潛在的物價壓力。若全球供應鏈樽頸情況惡化,將對通脹構成上行壓力,但相對其他新興市場,亞洲仍有機會擺脫受全球通脹衝擊最嚴重的時期。」

「從周期性的角度來看,預計今年的宏觀環境將更有利台灣、日本和部分東盟市場,由於可受惠於經濟重啟和復甦。從結構性的角度來看,亞洲地區要填補因疫情而造成的產出損失,還有很多工夫要做。最大的擔憂仍然是較疲軟的消費需求,這將受到出口增長放緩的情況影響。另一方面,亞洲的通脹預期將較為溫和,皆因一個簡單的因素——貿易順差。疫情期間的主要增長動力仍然取決於提升出口產量。與此同時,經濟重啟和積壓需求的壓力並沒有那麼大,而且相對亞洲地區,環球其他地區的家庭消費增長預料會反彈得更快。」

「就整個亞洲地區而言,我們預計政策正常化的步伐將比之前的周期或其他新興市場顯得更慢和幅度更小。」

亞洲股票展望:東南亞市場將成為主要增長動力

Omicron 新冠變種病毒出現、中國內地展開監管收緊周期及央行的行動進一步影響了亞洲在 2022 年的增長預期。宏利投資管理亞洲區(日本除外)股票投資部首席投資總監陳致洲探討這些事態發展對亞洲經濟格局未來一年的潛在影響。

「我們於 2022 年將關注的宏觀因素包括新冠病毒變體、美國減少買債的步伐和中國的增長轉型,這三項宏觀因素無疑為亞洲經濟增長帶來阻力。然而,這些因素預期對北亞的影響與東南亞不盡相同。在這個環境下,我們預料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增長將由 2021 年的 8%,放緩至 2022 年的 5% 左右,低於東南亞的增長預測。印度的預期經濟增長介乎 6% 至 7%,進一步支持我們對東南亞前景持樂觀展望。而且,印尼和印度這兩個東南亞主要經濟體的實質孳息率較高,吸引資金流入,更加加強我們看好該區域的觀點。」

「鑑於中美兩國關係早前多次轉趨緊張,我們相信至少在中期內,東南亞將成為策略性受惠者,因個別行業有望獲得外國直接投資,其中包括印尼的電池供應商、泰國的汽車企業及馬來西亞的資訊科技供應鏈。」

「雖然東盟實體經濟融合的進度不如預期中理想,但成員國之間的數碼融合卻較令人鼓舞。目前,區內有超過 30 家大型科技獨角獸企業即將上市,預料這股上市趨勢將蔓延至金融科技、物流供應商和電子商貿企業。這類企業擁有兩個特點:(1)不少獨角獸企業的業務更輕易適應地區化趨勢;(2)東盟政府對大型科技公司(如電子商貿、互聯網和電子競技)的監管制度較少。」

「隨著東盟大部份國家逐步放寬出行和旅遊限制,區內經濟陸續重啟,東盟的短期前景有望轉佳。從策略上來看,東南亞有望在疫情過後,對亞洲經濟走勢擔當重要的角色。而『中國+1』倡議鼓勵跨國公司把業務和生產基地分散於區內市場。」

亞洲債券展望:高收益信貸和可持續債券有望增長

亞洲固定收益市場在 2021 年面對重重挑戰。亞洲經濟逐步擺脫新冠疫情而復甦,部份市場的監管變化和非系統性風險導致投資級別與高收益信貸表現分歧。宏利投資管理亞洲(日本除外)定息產品部副投資總監 Murray Collis 指出在亞洲固定收益方面找到的重大投資機遇。

「我們認為亞洲高收益債券估值尤其吸引,債券息差遠高於歷史平均水平,在今年提供重大機遇。整體來說,從歷史角度而言我們認為亞洲信貸市場的全球流動性將在 2022 年保持相對寬鬆。我們亦認為部份信貸價格過度反映下行風險,尤其在高收益信貸領域。事實上,2021 年出現的價格錯位,特別是中國房地產業,並無反映優質房地產發展商的潛在基本面因素。」

ESG 方面的供應及需求在2021 年均有所增長,可持續發展掛鈎債券亦日趨普及。對於亞洲可持續債券市場,Collis 補充:「在亞太區(日本除外)內,約五分之一的亞洲新發行的債券屬於 ESG 債券。在我們認為屬正面發展的環境下,另一股增長力量開始形成:企業債券及主權債券的發行人廣度(板塊)和地區漸趨多元化。隨著全球氣候峰會(COP26)過後,焦點由表明意向轉為實際執行,我們預計亞洲 ESG 債券的發行量將在 2022 年繼續增長。」

「眼見亞洲債市於 2021 年間面臨的挑戰,投資者有充分理由保持審慎,但近期市況波動已令亞洲債市的泡沫消散。廣泛用作市場指標的摩根大通亞洲信貸指數在 2021 年累跌超過 3%[1]。我們認為,風險重新定價導致估值重估。這情況在高收益領域尤其顯著,相對歐美同類市場,亞洲高收益市場的資產價格跌至多年未見的水平。我們認為,這為亞洲可持續固定收益市場締造吸引的投資機遇,即使貨幣政策收緊,利率仍處於歷史低位,令投資者更日益迫切追求收益。」

 


 

1 彭博資訊,截至2021年12月15日。


有關宏利投資管理

宏利投資管理是宏利金融有限公司的全球財富和資產管理業務的分支機構。我們憑藉母公司超過一個多世紀的財務管理經驗以及充份資源,為全球個人、機構及退休計劃的投資者提供服務。宏利投資管理的總部設於加拿大多倫多,全球投資業務遍及17個國家及地區,以及連繫全球各地非關聯的資產經理,有助鞏固我們在公開及私人市場上的領先實力。我們致力在整個業務流程中進行負責任投資。我們為可持續投資開發創新的全球框架,與證券投資組合中的公司積極合作,並在我們擁有及營運資產的領域保持高水平的管理,而且我們相信可透過工作上退休計劃來支持財務狀況。目前,全球各地的計劃保薦人均依賴我們在退休計劃領域的管理和專業投資知識,以幫助其僱員進行退休規劃、儲蓄並享受更好的退休生活。

 

截至 2021 年 9 月 30 日,宏利投資管理所管理和提供行政管理的資產(包括為宏利其他部門管理的資產)總值為1.1 萬億加元(相等於8,350億美元)。非所有產品均可於所有司法管轄區銷售。詳情請瀏覽網頁 manulifeim.com。

重要通知

如果網頁未能顯示基金資料請清除瀏覽器快取並重試。若要了解如何清除瀏覽器快取可參考此網頁

查看更多

由5月3日(星期二)起,我們位於觀塘宏利金融中心的客戶服務中心將恢復正常服務時間,即星期一至五上午9時至下午6時。

查看更多
重要通知

如果網頁未能顯示基金資料請清除瀏覽器快取並重試。若要了解如何清除瀏覽器快取可參考此網頁

查看更多

由5月3日(星期二)起,我們位於觀塘宏利金融中心的客戶服務中心將恢復正常服務時間,即星期一至五上午9時至下午6時。

查看更多
確認